体育彩票销售经验介绍

【出彩蘭大人④】新人胡辰,后生可畏 ——專訪第25屆中國新聞獎得主胡辰


新聞與傳播學院 鄭夢瑩

牛仔襯衣,運動鞋,胡辰穿著簡單,長相清秀。他的小眼睛習慣性瞇成一條縫,雙瞳對焦,目光炯炯。“認真、專注、刻苦,不能不說后生可畏!”著名記者、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老師陳響園這樣評價他。

不久前,第二十五屆中國新聞獎評選結果出爐,胡辰有兩項作品上榜——《訂餐網站成為餐飲黑作坊集聚平臺》(與人合作)和《杭州汽車限牌“以謠辟謠”透支政府公信力》分別獲得中國新聞獎廣播連續報道二等獎和廣播評論三等獎。

中國新聞獎是全國性年度優秀新聞作品最高獎,每年出線作品不超過300件。在中國,每天有無數新聞工作者在流水線上批量生產各種新聞,但其中絕大部分人一輩子都可能無緣參評中國新聞獎。

一次性拿走兩項大獎,這對于一個剛參加工作的“新人”來說,并不是件簡單的事情。2013年,胡辰從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,簽到浙江廣播電視集團“浙江之聲”頻道,專跑科技線。到現在,剛好工作兩周年。兩年對于一般人而言彈指一揮間,在他那里卻能鑄成寶劍。

好作品是這樣誕生的

為什么找不到訂餐平臺上顯示的商家地址?網絡訂餐到底靠不靠譜?2014年夏天,胡辰和幾個同事為弄清楚這個選題整整奔波了一個月。他們發現很多商家在平臺上注冊的地址和實際地址并不吻合,標注位于某大街的店面實際可能在一個臟亂差的小弄堂。

在杭州著名的“城中村”九蓮莊,危樓被隔成密集的隔間,聚集著百余家黑作坊,大多無證照經營,空間封閉,消防措施不到位,門口污水橫流,衛生狀況極其惡劣。但這里卻駐扎著多家全國著名的外賣平臺。顧客在網上看到的美味實際就出于這些黑作坊。

去年8月,“浙江之聲”對此相繼做出了連續報道,《訂餐網站成為餐飲黑作坊集聚平臺》就是其中一篇。此后幾個月,黑作坊話題進一步發酵,各大媒體競相一探究竟。《錢江晚報》、新華社、央視等媒體都陸續進行了曝光,好幾個訂餐網站相繼被政府約談。

找上大選題往往會攤上大事。“當時有個APP正處于融資階段,他們發來律師信,指責我們報道不實,如果不出面澄清,他們將提出起訴。但我們證據確鑿,根本不怕被嚇唬。”胡辰硬氣地說。

做選題難,評獎又是難上加難。各省記協從上一年的消息、評論、專題、專欄等所有新聞作品中挑選20多件報送參評,名額攤給電視、廣播、報紙各單位,其中又要考慮作品是否“有助于”地方宣傳工作,“中獎率”小之又小。

去年3月25日下午5點,杭州市政府突然通知各大媒體參加新聞發布會,6點,市政府宣布杭州汽車限牌。此前坊間一直有限牌謠傳,但市政府再三辟謠稱不可能。當謠傳在政府再三否認后突然被證實,一時間輿論漫天,大量市民徹夜瘋搶汽車。

晚上10點多,胡辰還在單位加班,值班領導突然給他分配了個任務,讓做個關于限牌事件的報道。當時大多報道落點在解讀政策、預測限牌的影響,他卻獨辟 蹊徑,“如果從政府公信力透支的視角來評論這件事,我想會更新,也更深刻。”把稿子交上去,但特別擔心能不能發出去,這個選題有一定風險。那天晚上,胡辰 不停地輾轉反側,一整晚沒睡好,直到第二天早上7點,稿子順利播出,心里才踏實下來。

《杭州汽車限牌“以謠辟謠”透支政府公信力》直指杭州市政府政策落地缺乏透明度,政府公信力透支,文章分析鞭辟入里,文風犀利,這也讓胡辰在當地的評 獎之路一波三折。這時候母校蘭州大學伸來了橄欖枝。蘭州大學是全國十所有資格報送中國新聞獎參評作品的高校之一,此時正在征集作品,這讓胡辰重新看到了希 望。而胡辰最終的獲獎證明蘭大的堅持是對的,因為作品在評選中被很多專家評委所看好,獲得好評。

新人怎么混?

對于入行不久的新人,機會往往是不多的,限牌事件就是砸到胡辰頭上的一塊餡餅。“其實這也是個偶然,如果我當時沒在加班,領導就不可能把任務給我。” 他自信地笑笑,又說,“一般情況下新人在單位很難參與到重要的報道之中,像這種偶然,要是碰上就得珍惜。否則,過去了也就過去了。”

新人胡辰“也是蠻拼的”。工作兩年,十天有八九天都在加班,晚上十點過后回家是家常便飯,因為這樣常常會接手很多活,自己也成長得快。手頭沒任務,就海量搜羅最新時事,自己先分析分析,再看別人怎么看,凡事得做充分的準備。

2015年1月到3月,胡辰格外地忙碌——一口氣參加杭州市兩會、浙江省兩會和全國兩會,這可把他忙瘋了。那些天一天得出好幾篇稿,消息現寫現交,長 稿跑完場回去寫,寫完直接倒頭就睡,第二天早起接著跑,每天就這么連續。但他卻樂在其中,“兩會上對各種議題的討論都相當激烈,多聽聽很受益,特別是做主 流媒體的,必須得多參與。”

新人胡辰工作積極性高,偶爾也有莽撞的時候。一次在浙江省電商大會上,全球著名的某電商企業高管剛發完言,坐在前排的胡辰一個箭步沖上去,把他拉到場 外,balabala問了好多問題。結果從下午到晚上,胡辰的手機就沒停歇過,收到該企業公關部、政府事業部各種電話,對方再三要求發稿之前先把關。“后 來我才知道,原來這家企業領導層很少直接接受這么突然的采訪。”

“新人就是要多做,只有自己去看看背后究竟如何,才不至于停留在通稿的水平和抽象的印象當中。只有這樣你才會發現,事實往往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樣。”

他說,在學校還是學生,社會對你有關愛,但工作之后就開始了角色轉化,需要你扮演關心他人的角色。特別是做記者的,更要勇于挑起擔子,關懷社會。因此 在工作上,他對自己的要求就是做有意義的新聞,做嚴謹的新聞。“對任何細節的把握,比如數字,要相當精準,一旦出錯就是媒體事故,就是你做新聞不負責。”

師兄也曾風云蘭大

在校期間,胡辰也曾是風云人物。胡辰來自甘肅天水,2007年被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聞學專業錄取,四年后被保送至本院攻讀碩士研究生,兩年發了3篇核心論文,得以提前畢業。

關于他有兩個傳聞。一是,胡辰曾是有名的校園媒體人,寫過稿子、拍過照片、做過視頻,是甘肅省大學生校園好新聞獎得主、甘肅省攝影家協會會員、新華社 簽約攝影師,作品《溫情車站》入選第五屆亞洲大學生攝影展。其二,為了和女友李丹超同步畢業,三年作兩年,發核心、修學分,提前一年順利畢業。這在新聞院 是少有的。如今提到他,一些學弟學妹還有印象,“胡辰師兄啊,以前大一的時候聽過他分享的攝影課,真的太贊了。”

本科四年、碩士兩年,他說蘭大成就了自己。“別的先不講,業務都是在校園里練出來的。因為當你步入工作崗位,沒有人會把你當成新人,沒有太多時間讓你 做角色轉換,領導對你的要求就是你的稿子立馬能用。”胡辰回憶,剛到單位,培訓也就一周時間,之后就獨立做報道,獨立出稿。

“但在學校學到的又不僅僅是如何操作軟件、如何采編那么簡單,更多的是培養你認識問題和思考問題的方式,對于新聞本身的理解,如何客觀中立地看待新聞等等。”

想起那些在萃英山下的日子,胡辰心懷感激。“新聞院教會我做新聞要‘接天線、接地氣’。”“接天線”就是識時務,整體上、宏觀上如何把握時代動向。他 還記得以前韓亮老師在課堂上說過,看《新聞聯播》對你們有益。“接地氣”就是腳踏實地,不要只想著做重大報道,必須從每天的日常選題著手,有時深入到小選 題中往往也會有意外的收獲。“很多東西看似不起眼,深入去了解會有不一樣的東西出來。”

胡辰每天都會關注《人民日報》、《新聞聯播》說了些什么,他認為這會讓自己的認識變得更加全面深刻。他的朋友圈就是“時政圈”,是自己對各種新聞時事的分析,他還有自己的微信公號,得閑時發一篇自己對某熱點的看法。

他很喜歡記者這個職業,他享受這樣習慣性的忙碌和自信的莽撞,“能和不同的人對話交流,了解不同行業、不同人的生活,自己也能把覺得有意義的東西寫出來,真是蠻有意思的。”

主題推廣

百度廣告

淘呀淘
体育彩票销售经验介绍 天天海南麻将下载 广东南粵36选7走 怎么安装凡乐湖北麻将 乐享北京麻将作弊器 球探网cba比分直播 3d试机号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开 皇冠比分篮球比分 现货白银持仓过夜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25选7开奖结果查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篮球即时比分 qq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美国德国比分预测 广东麻将1.5.0旧版本